player0170

屯图与粮不可兼得,舍图而嗑粮者也。

Turn1-学前教育

她不是个脑袋好使的人,尤其记忆力啥的。
无论怎么回想,除了通过几张照片从大人口中说出来的“故事”,她能想起来的就只有两个老人和不停重复的梦魇。

说是梦魇其实也没什么——公园,垃圾,细长的生物,长着奇怪的脸。
她想不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,但只要是想起来,这个梦魇就会不停地重复,伴随着不明意义,不清晰的说话声。
闭上眼画面就以一种疯狂又清晰地速度闪过,睁开眼画面就在脑袋里加倍速地播放。
一种怪异的恐惧会随着时间流逝慢慢吞噬她。
心脏会突突地跳动,不过不是很激烈,不会很突然——就是一种在黑暗中慢慢升起来的害怕。像有胶着性的液体,像能被触碰触感的气体,一点点地包围,深入——
叫什么来着——
温水煮青蛙。

最后她如果没有睡着,就会因为受不了下床去找两位老人。
随后又因为形容不出来被赶回床上,继续回放。
这就是幼年的她所有的记忆。
所以她真的脑袋不好,隔壁家小孩都还记得用石头砸了她脑袋,房瓦上的花因为魔法而枯萎了。
她什么都记不起来,包括“母亲”是怎么突然进入了她生活的。

评论